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:衰老

「阅读需时: 8 分钟」

衰老是不可避免的生命阶段,衰老还是一道生命的长坡。

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:衰老插图

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.6亿人,占总人口比例达18.70%。老龄化进程的加深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很多新的挑战。

我们该怎么看待衰老之人必将面对的疾病和死亡问题,怎么有尊严地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?

大家常说“爱情是永恒的主题”,其实死亡更是一个“永恒的主题”。

之所以“永恒”,一是因为它的“无解”,没有人真正有过“死”的体验。二是因为它重要,不解决对死亡的认识问题,就会让人始终活在对死亡的恐惧中,而临到死时会痛苦万分。

从社会层面上看,对死亡的恐惧还是造成过度医疗和临终阶段过度抢救的重要源头。

与死亡一样,衰老也是一种必然,而且是一道生命长坡。除去各种原因引起早死的人,一般人都会经由衰老而至死亡。

衰老是死亡的前奏。

什么是衰老呢?

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是:衰老是体内各种分子和细胞损伤随时间逐步积累的过程。

著名医学人文作家葛文德通过生动的案例表明,“衰老是一系列连续不断的功能丧失”。

美国开国元老托马斯·杰佛逊在71岁时写给78岁的老约翰·亚当斯的信中说得很形象:“我们的机器已经运转了七八十年了,可以预料到它将会损坏,这里一个轮轴,那里一个轮子,现在一个齿轮,下次一个弹簧,都将会出现故障,虽然我们能暂时将其修理好,但终究都是会停止运转的。”

衰老既是独立的状态,又与疾病相互依存。

形象地说,衰老与疾病是两个轨道上跑的车,但又随时可能发生变轨、并轨。

一方面,衰老是疾病的温床,会形成也会加速某些疾病;另一方面,疾病又可能助推衰老的进程和程度。但无论有没有疾病,到了一定年龄,身体毫无例外地都将处于持续的衰老过程中,衰老积累到一定程度,通常会滑入“无疾而终”的境地,当然,不排除疾病在其中充当了“扳机子”,触发了“多米诺骨牌”效应,医学术语是由多器官衰弱演化为多器官衰竭。

在衰老与死亡之间,有一个时期叫深度衰老,医学上称之为生命末期,也就是安宁疗护发力的阶段,过去叫“临终关怀”,2016年4月政协双周会提议改为“安宁疗护”。

安宁疗护非常重要,关涉每一个人生命落幕的质量。

衰老是一个过程,全身各处相继发生,每个人只是发生早晚与顺序有所不同。

衰老时最普遍与突出的表现是全身血管变窄、器官供血不足,由此带来各个器官的功能降低乃至衰弱,其中心脑血管严重的粥样硬化病变则导致心肌梗塞与脑卒中。衰老时免疫功能普遍下降,抗感染能力低下,少量病原微生物侵入就容易导致严重感染,表现在多个器官,尤其是肺部。衰老时多种激素水平下降,导致肌肉萎缩无力,骨质疏松,容易跌跤和骨折。衰老时脑细胞数量和相互间连接减少,记忆力下降,严重时导致痴呆等精神障碍,失智、失忆会相继发生。衰老时基因复制、转录、翻译出错机会增加,错误叠加累积,加上免疫力下降导致的纠错能力减弱,癌症发病概率会大大增加,等等。

所有这些,不仅表现为各种生理功能的下降,而且常常导致各种各样的疾病。可以说衰老为疾病提供了广阔的背景。

衰老不仅增加疾病的发生,而且使疾病的性质和病理过程发生显著的改变。

同样的病,在老年人的临床表现、治疗反应和转归会与非老年人有很大差别,例如老年人即使严重感染时也可能不太发烧,白细胞数升高得不明显;例如对手术打击和药物副作用的耐受性明显降低等等。

所以对老年人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也应与一般成人有所区别。我们现在临床上对此还不够重视,往往因此影响医疗质量,乃至形成事故。

衰老是一个全面的过程,多器官功能相继丢失,老年人往往有多种疾病同时存在。所以给老年病人看病就要更加注重系统分析,分清主次,解决主要矛盾。如果按一个一个病分科诊治,眉毛胡子一把抓,必然顾此失彼,甚至相互冲突,带来严重后果。

现在很多老年人一天服七八种乃至十几种药物,这是分科诊治带来的结果,每科医生都只顾及某一系统、某一器官的病患,缺乏统筹。

药物都有毒副作用,这些毒副作用还具有叠加效应,即使毒副作用不明显,各种药效之间也可能相互冲突,因此,多种药物同时服用常常会对身体有害。所以,老年医学专家已达成共识,那就是老年人每天同时服用的药物不应超过5种。

既然衰老时会有多器官功能丢失,其中多数无法恢复正常,我们就必须学会与它们“和平共处”。

例如有研究表明,随着男性年龄的增长,前列腺中存在癌症病灶的可能性逐渐增高,在其他死因解剖的尸体中,70岁以上者前列腺癌病灶的检出率高达82%。在女性尸体解剖中发现老年人子宫颈癌、乳腺癌等病灶的存在也占据相当高的比例。

对于这样一些癌症病灶,在老年人身体中与其他病变相比,实在不算是什么大的问题,完全可以“和平共处”。反过来,如果我们不断加大筛检力度,对这样的病灶采取“围剿”治疗,反而会给身体和精神带来巨大的损害。

衰老时全身各器官功能的不断丢失,必将带来疾病,不是这里病,就是那里病。最后,不是这个重病,就是那个重病,导致我们的死亡。其实造成我们死亡的不是具体哪个病,真正的死因是衰老,是由于我们已经损耗殆尽,注定崩溃。只是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于人为地一定要找出一个病来作为死因,而否定“死于年老”和“老死”而已。

对于衰老,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作为,我们可以防止因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导致的早衰,甚至一定程度上延缓衰老的过程。例如吸烟、酗酒、胡吃海喝、久坐不动等肯定会加快衰老,如果我们改变这些不良习惯,就能相对延缓衰老。

面对同样的衰老情况,面对生理功能一项一项地丢失,面对伴随衰老而来越来越多慢性疾病的困扰,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态度。有人泰然接受,冷静应对,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与生命的激越;也有人整天处于对身体与疾病的恐慌之中,以及对生活境遇起伏的失意、失序、失落情绪中。

不同的态度取决于对人生、生命和死亡的理解以及相应的精神状态,也由此影响到晚年生活的质量,乃至衰老的进程。

衰老伴随着一系列生理功能的丢失和疾病的痛苦。但是从精神层面而言,人生走过童年、少年、青年和中年各个阶段,见过世面,经过历练,心智与思想更加成熟,更能理解人生与生活的真谛。如果修炼得好,能够做到心静似水,荣辱不惊,超然于生活中的各种失意与失落,对世事洞若观火,对境遇甘之如饴。这样的境界是一般年轻人无法抵达的。

在这一方面,中国文化传统中有非常独到的洞察与表述。

唐朝诗人刘禹锡的《酬乐天咏老见示》生动地阐述了这个道理,诗的上半部分表述衰老的身体状态:“人谁不顾老,老去有谁怜。身疲带频减,发稀冠自偏。废书为惜眼,多灸为随年。”但到了诗的下半部分,则流露出他真正的精神世界:“经事还谙事,阅人如阅川。细思皆幸矣,下此便翛然。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”

当下,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洪流中。关于生命知识与生命态度的各种信息汹涌而来,无时不在我们周围。如果以衰老这个人类永恒话题的感悟与探讨为题,我们该如何把握?孰“旧”孰“新”?现代生命知识肯定是新的,但是古老而又有生命力的精神境界,或者说生命态度,是否在人的智慧层面上,也在不断提示我们、观照我们?

2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阿锋`
2 月 前

我们抵抗不了衰老,但我们也与衰老对抗来延缓衰老。

来自上海